草甘膦处境堪危仍频频遭遇被禁风波!

  草甘膦应用40多年来,它凭借易降解、性价比高及杀死一些顽固性恶性杂草的优势,为农业生产做出巨大贡献。

  近期,世界各地采取措施限制或者禁止草甘膦的条令此起彼伏,包括美国、加拿大、法国、印度、越南、阿根廷、比利时、巴西、荷兰、新西兰、瑞士等十多个国家都不同程度地涉及,令草甘膦处境堪危。

  据了解,草甘膦占全球农药总用量的15%左右,是全球产量最大的农药原药, 已连续多年占据世界农药销售额的首位。

  但是,经过长时间和多方论证,草甘膦是否致癌还在“不大可能”和“很可能”的层面打转转。目前也没有板上钉钉的证据证明草甘膦是因,癌症是果。不过草甘膦确实增加了致癌风险,可以算做癌症病因。

  总之,草甘膦致癌说之所以深入人心,原因有二,一是使用量大,二是和转基因有着说不清的关系。

  理性来说,没有转基因作物,草甘膦一样是有使用空间的,但仅只限于出苗之前使用,如果庄稼长出来再用,有可能导致庄稼死亡。但抗草甘膦转基因不一样,庄稼出苗照样可以用,这样的结果是草死庄稼不会死。有人说,全世界80%左右的转基因作物就是为抗草甘膦设计的,如果没有量身打造的转基因作物,草甘膦用量是很有限的。

  所以,不难看出,当草甘膦和耐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一一对应时,无疑加大了农民的心理依赖惰性,从而一而再地增大草甘膦用量,忽视了除草的综合治理手段,导致超级杂草和转基因作物中草甘膦残留量不断增加,以至于多国政府不得不将残留限量一再提高。所以,草甘膦的致癌可能性就和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纠缠在一起,剪不断。

  2017年,孟山都与美国环保署的内部通信曝光了草甘膦有毒性的事实,孟山都方面也承认了(农达)草甘膦可能致癌并对人体健康造成其他伤害。

  实际上,据多地报道显示,草甘膦的危害远非如此。草甘膦不但影响大脑乙酰胆碱酯酶的活性,降低肝糖原水平,升高肌肉和肝脏的乳酸水平,对大脑智力或精神活动有影响,还有可能导致不育症、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症状。

  两年前,百草枯一纸禁令万千农户唏嘘不已,在灭生性除草剂领域,本就“人丁不旺”,如果草甘膦再被禁,必然再起风波。

  而且,根据近两年的表现,草甘膦行业洗牌期加剧,作为世界上使用吨位最大除草剂,其优良的效果和较高的性价比是其他除草剂不可替代的。

  据我们了解,当前也没有哪一种潜力除草剂有希望完全代替草甘膦。同时,随着百草枯的全面被禁,灭生除草的需求更加需要草甘膦来独挡一面。如果草甘膦被禁,种植户除草成本将大大提高。

  另外,虽然国际上“禁用令”呼声很高,但真正禁止的国家非常少,从欧美等国家情况来看,草甘膦短期内被禁还不太可能。虽然说草甘膦有可能对于生态多样性有影响,草甘膦仍旧是相对安全可靠的除草剂。

  至于很多人对于草甘膦持有“否定”态度,这很正常,这一定程度上会促使更多研究者和专家去深入了解草甘膦,从而使得草甘膦更好为人类服务。

  这几年,国内禁止的农药越来越多,许多曾为农业生产发挥巨大作用的产品因为不同原因纷纷遭遇禁用或限用,不免令人惋惜。

  对草甘膦来讲,从1974年应用至今,经久不衰,在农药领域堪称神话,然而,它已经不年轻了,即便不是因为致癌等对人类健康存在风险,它的抗性已经十分严重,生命已然走到了暮年。

  对于那些曾在草甘膦面前不堪一击的杂草,如通泉草、鸭跖草、黄鹌菜、马齿苋、鼠曲草、铁苋菜、田旋花、苣荬菜等,目前草甘膦已经对它们束手无策了,特别是牛筋草更是无计可施。与此同时,草甘膦还经受着产能过剩、价格波动、厂家竞争、环保高压、负面新闻等问题的重重缠绕,命运多舛。

  所以,有人认为,在百草枯被禁限的情况下,草甘膦因为如上劣势,在争夺空白市场的竞争中,可能不敌草铵膦。但是从成本来考虑,草甘膦空间还是很大的,一吨草甘膦价格在2.5万左右,一吨草铵膦价格大约在15万,价格上的差距就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在农业领域应用层面,草甘膦主要的核心困境是抗药性。目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混配使用成为一个不错的对策。与苯氧羧酸类除草剂如2,4-滴等混用,既可以提高杂草防效,也解决了难防杂草问题。也可以与一些土壤处理活性高的除草剂混用。这样既能显着延长除草剂的持效期,又可以节约重复施药成本,减轻杂草危害。

  最后,笔者想表达的是,新旧交替是不可逆转的趋势,草甘膦未来有一天被取代也实属正常。当下果园生草正盛,不用除草剂也许会成为将来一个趋势。无论如何,对于草甘膦的命运,是被禁止还是被市场淘汰,那都将是一个漫长的时间,我们唯有拭目以待。

  我们要意识到的是,农药是一把双刃剑,任何农药都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安全,它们在给生产生活带来方便的同时,免不了给环境、人身健康等方面造成影响,所以一定要严格按规定使用,切记不可随意,否则一旦造成环境污染,损失将不可挽回!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畜牧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畜牧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畜牧网”。违反上述条款,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线,本网所展示的信息由买卖双方自行提供,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负责。本网站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友情提醒:网上交易有风险,请买卖双方谨慎交易,本地最好是见面交易,异地交易请多学、多看、多问、多了解,网上骗术多种多样,谨防上当受骗!

  5,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6,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地址不清稿酬未付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方式:编辑部电话 电子信箱请把#换成@)

  160多户果农,百万元经济损失!经销商卖假农药被判刑,厂家改头换面后竟平安无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old-blagues.com/jumaicai/1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