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国幼主的海棠花茶

  阳春三月,正是海棠盛开时节。梅花落尽片片香雪,花开如云的海棠又来补缺。美中不足的是,自古以来,“海棠无香”就被人们引为憾事。北宋释惠洪《冷斋夜话》记载协律郎彭渊材,此人“迂阔好怪”言行疯癫,常常招人笑话。曾自言平生有五恨:“第一恨鲥鱼多骨,第二恨金橘太酸,第三恨莼菜性冷,第四恨海棠无香,第五恨曾子固不能作诗。”大概因为海棠色艳却无香,世事难两全,故而最为人们认同。然而,不久后他就少了这一恨,因为他知道其实也是有香海棠的。他的一个朋友要去昌州做官,却嫌离家太远打算改去别处,正在吃饭的彭渊材听到消息竟一口把饭吐了出来,立刻去见朋友,说:“天下海棠无香,惟有昌州海棠独香,难道不是好地方吗?”

  古昌州辖永川、大足、昌元(今荣昌县)、静南四县,被称为海棠香国。明孔迩的《云蕉馆纪谈》记载了明玉珍之子明昇“在重庆取涪   石为茶磨,令宫人以武隆雪锦茶碾之,焙以大足县香霏亭海棠花,味倍于常。海棠无香,独此地有香,焙茶尤妙。”有香气的海棠花竟然也可以用来制茶,听上去就很美,在似锦繁花下、温柔春风里饮一杯清雅芬芳的海棠花茶,想想都令人陶醉!

  “碾出新茶清似雪,一杯花泛海棠香”,制出如此精雅的海棠花茶的明昇是何许人?这要从他的父亲明玉珍说起。元朝末年,各地农民揭竿而起。徐寿辉领导的红巾军及其天完国是元末农民大起义队伍中重要的一支。1360年,徐寿辉被其部下陈友谅杀死于采石矶,陈友谅随即登基称帝,改国号为汉。同为徐寿辉麾下将领的陇蜀守臣明玉珍在重庆闻讯,大斥其悖逆,命以兵塞瞿塘,断绝来往,又在城南为徐寿辉建庙,四时祭祀。后自立为陇蜀王。1362年三月三日,明玉珍受刘桢等人拥立称帝。国号大夏,以恢复汉族王朝的统治为号召,建元天统,都重庆,又立妻彭氏为皇后,子明昇为太子,正式建立了割据四川的大夏国政权。

  明玉珍把四川治理得井井有条,不失为一位宽仁贤明的君主。可惜天不假年,登基四年后,于1366年二月即病故,享年只有三十六岁。同年九月,年仅十岁的太子明昇继位,改元开熙,母亲彭太后共同听政,明昇正式成为端坐在大夏国龙椅上的幼主。

  虽则年少,明昇却德性纯雅、通书达礼且有才情。同时他也是一个很会享乐的风雅君主,这一点《明史》并未提及,但明人孔迩的《云蕉馆纪谈》中却有记载:

  城西粉水井之水做成的粉特别细腻光鲜,明昇在旁边建银辉馆,专门派驻名为“花粉御史”的官员掌管,每日为宫内提供所用的水粉;后宫用度奢侈,即使是宫人的坐具都不用凳子,而是在地上垫着苏合香熏过的席子,再铺上锦褥就坐;暑热天作露帐,四面架风轮,以花竹簟卧其中,得享风露遍体生凉……

  彼时蜀人多用酴醾花酿酒,意境虽美,但味道却不怎么样。后来加以改进,把竹叶和竹蜜加入酴醾花酒密封在竹筒里,这样一起酝酿十几日后,一开封满室飘香,味极甘美,气更清凉,名为开襟酒。明昇善饮,宴会不用杯盏,以大瓮盛酒,用忠州引藤一吸就是半瓮。忠州叙州等地都盛产荔枝,明昇于荔枝熟时设荔枝宴以会左右。有诗云“香浮琥珀御醿酒,色重鸡冠新荔红”。广安出紫梨,入口即化者为佳。明昇取其汁和紫藤粉做成糕,名云液紫霜,食之能却醉。有宫词为记:“瓮中琥珀吸香醪,荔劈新红助饮豪。宴罢酒酣思却醉,金罂盛进紫梨糕。”

  那么,这位风雅的少年君王所制的海棠花茶又是怎么样的呢?元代的制茶方式趋于多元化,除了沿袭唐宋时期的饼茶末茶,蒸青散茶也开始在民间流行,同时花茶的加工制作也渐渐普及。关于“武隆雪锦茶”,古书中并未看到详细制法介绍,但由于要用“青   石”做成的茶磨来碾碎,应该也是压制成的饼茶。涪江石经水流千万年的冲刷和打磨,形状千姿百态,纹理清晰,色泽丰富,用来做茶磨正是上等石材,把雪锦茶饼碾成细末,在火上焙得极干,再采来大足的香海棠,一定要半开半放,花蕊间香气明显的新鲜花朵。花朵的量也很有讲究,花多则太香而夺味脱茶韵,花少又没有香气了,三成茶叶一成花最为适宜。然后用磁罐一层茶一层花相间装满,再用纸和箬叶封好口,放到装满开水的干净锅里大火煮开,取出花茶摊凉,再用纸封裹起来放到火上焙干。再打开时,清香四溢的海棠花茶就做好了。品饮时茶盏内浮动着白如云洁似雪的汤花,轻啜一口,花香茶香沁入肺腑,仿佛饮进了整个春天……

  “茶为涤烦子,酒为忘忧君”,可惜酴釄酒海棠茶都没能解这位能豪饮善轻啜的风雅君王的烦忧,巴蜀宝地并不是可永久偏安一隅的桃花源,1371年六月,在位仅五年的大夏国幼主明昇归顺了大明,被朱元璋封为归义侯,并于翌年五月受命迁徙高丽,从此山高水长远离故土。明月小楼,东风过处,海棠花茶的滋味也只能在梦中回味了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old-blagues.com/suhexiang/1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