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书香”?国人不可不知的文化常识

  “书香”之典出于芸草之香。芸草也叫香草、芸香草,为多年生草本植物,丛生,秆细,花金黄色,叶为倒卵形、圆形或匙形,表面带白霜,其下部为木质,故又称芸香树。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时引入我国,现在芸草大多产于川、甘、陕、贵、滇等地。它不仅具有特殊的香味,而且还是一种可用的药材,有驱虫、驱风通经的作用,嚼之有辛辣和麻凉的感觉。

  古人为了防止蛀虫咬食书籍,便把芸草放置书中,使书不被虫咬。书中清香之气,日久不散,打开书后,香气袭人,故此草深受读书人和藏书家的钟爱,对高雅的典籍赋予“书香”的美称,由此世代流传,指代笃好读书和崇尚文化。

  “书香”之典后来被广泛引申,除“芸人”指农人、“芸芸”指众多外,大凡与图书典籍有关的事物都冠以芸草之名,如“芸帙”、“芸帐”、“芸编”,都喻指书卷。“芸签”原指书信,后来也演绎为图书。“芸香吏”则指校书郎,大诗人白居易就曾做过这个官。因书房经常储备芸草以驱虫,故称书斋为“芸窗”,官家藏书的地方则称为芸肩、芸署、兰台(兰台相当于现在的档案馆,早在汉代便有“芸台”的别称)。宫廷中的藏书处称“芸扁”,掌管图书的官署秘书省称为“芸阁”、“芸省”等。

  “艳阳”多指春天的太阳,实与夏日没有关联。用“骄阳似火”或“烈日当空”来指夏日的天气更为妥当。

  “艳阳”指明媚的风光,多指春天。南朝宋鲍照《学刘公干体五首》中有:“艳阳桃李节,皎洁不成妍。”宋柳永也有词《长寿乐》:“繁红嫩翠。艳阳景,妆点神州明媚。”清朝孔尚任《桃花扇·访翠》:“对三月艳阳之节,住六朝佳丽之场,虽是客况不堪,却也春情难按。”都是用来形容春天阳光艳丽明媚。而郭沫若更是在《中国古代社会研究》中写道:“女子好像还有别的一种公事,就是在春日艳阳的时候,公子们的春情发动了,那就不免要遭一番蹂躏了。”

  “艳阳”也可用来形容光艳美丽。唐代李白《古风》诗之四七:“桃花开东园,含笑夸白日。偶蒙东风荣,生此艳阳质。”宋代晏殊《和枢密侍郎因看海棠忆禁苑此花最盛》:“幸分霖雨润,犹见艳阳姿。”可见“艳阳”用来形容花的美丽亦十分恰当。

  无论是艳丽明媚,还是光艳美丽,都不可用“艳阳”来形容夏日灼热的太阳,否则只会贻笑大方。

  《说文解字》:“堂,殿也。”最初,堂和殿是一码事儿。但随着封建社会出现,帝王越来越高贵,从唐代之后,殿专门指帝王的居所,和堂就区别开了。老百姓住的屋子,有堂屋,就是正房。

  “高堂”一词里的“堂”,指的是内堂。内堂是是父母的居所。过去的习惯,是要到父母的居处去问安,问候尊长的起居。为什么用“高”字,一种是因为要在高大的厅堂里拜见父母;另一种说法认为,“高”字表示一种尊敬之意。总之,“高堂”本来是指一种处所,是显示父母之尊的地方,久而久之,就引申为父母的代称了。

  “堂”这个字,还经常被引申为母亲的代称。比如“内堂”,有时就专门指代母亲。还有一种文雅的称呼“萱堂”,也是对母亲的敬称。这个词出自《诗经·卫风》中的一句诗,大意是说,要在北堂种上萱草。萱草就是忘忧草。古人认为,在北堂种萱草,可以忘忧。故“北堂”一般就是母亲所住的屋子。所以人们就用“萱堂”来指代母亲的居所,引申为母亲的代称。

  做儿女的,在外面不管有多少愁怨,回到家里,吃几口母亲做的饭菜,和她发几句牢骚,什么事儿都放下了——母亲就是儿女的忘忧草。

  打麻将胜者嘴里说的是“和”,而不是“胜”或“赢”。据说,麻将的发明是为了纪念梁山好汉,而梁山头领宋江一心想被招安,想与朝廷求和,并不想打赢朝廷,所以打麻将胜者历来说“和”。

  传说麻将是明朝时一个名叫万秉迢的人发明的。万秉迢设计的麻将牌中,万子牌、饼子牌和条子牌为108张,暗喻梁山108位好汉,如九索指“九纹龙”史进,二索指“双鞭”呼延灼等。后万秉迢考虑到梁山好汉分别来自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又增添了“东”、“西”、“南”、“北”、“中”各4张。

  江苏太仓县曾有皇家的大粮仓,常年囤积稻谷,以供“南粮北调”。管理粮仓的官吏为了奖励捕雀护粮者,以竹制的筹牌记捕雀数目,凭此发放酬金,这就是太仓的“护粮牌”。这种筹牌上刻着各种符号和数字,既可观赏,又可游戏,还可作兑取奖金的凭证。

  麻雀牌三种基础花色的名字叫做“万、束、筒”:“筒”即是枪筒,几筒则表示几支火药枪。“索”即“束”,是用细束绳串起来的雀鸟。“万”即是赏钱的单位,几万就是赏钱的数目。此外,“东南西北”为风向,故称“风”,火药枪射鸟应考虑风向。“中、白、发”的“中”即射中之意,故为红色;“白”即白板,放空炮;“发”即发放赏金,领赏发财。另外,“碰”即“嘭”的枪声。

  明朝郑和下西洋时,船上没有什么娱乐用的设备,为了稳定军心,郑和发明了一种娱乐工具。郑和以纸牌、牙牌、牌九等为基础,以100多块小木片为牌子,以舰队编制,分别刻了1——9“条”。又以船上装淡水桶的数量,分别刻了1——9“桶”(筒)。然后根据风向,刻了“东西南北”四个风向。又以吸引人的金钱刻了1——9“万”。刻了红色的“中”,又根据一年四季刻了四个花牌,最后有一块牌不知道刻什么好,索性不刻任何东西,这个就是“白板”。

  清咸丰前后,宁波有一人名叫陈政钥,字鱼门,此人与英国驻宁波领事夏复礼相交甚笃,并教会了英国外交官打麻将。

  麻将是宁波话“麻雀”的读音,而且日语中的所有麻将术语,也都采用宁波方言的读音。与此同时,陈鱼门还新创了“杠”、“吃”和用骰子定位的方法。因此,有人认为麻将是宁波人陈鱼门根据马吊的基本花色和牌九的基本形式新创的一种骨牌博弈方式,从宁波传到各地的时间大约在清同治、光绪年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old-blagues.com/yunxiangcao/1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