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之香

  “书香”,一个高雅的字眼,一个让人听了心生崇敬的字眼。小时候,父母常以善读书的人开导我,夸读书人有书香气,称读书人的家庭是书香之家。那时候,心底就隐约地知道,读书与“书香”密切相关,要有书香气,就必须读书。

  “书香”之香,是一种什么香?香,是一种气味,书在香前,说明此香是因书而来。查了一下词条,最原始的书香之意说的是,古人为了防止蠹虫咬食书籍,将一种有清香之气的芸香草置于书中,这种草有一种清香之气,夹有这种草的书籍打开之后清香袭人,故而称之为“书香”。古人曾把“校书郎”称之为“芸香吏”。我以为,书香不仅仅是书所散发出的墨之香、纸之香,真正的书香,也不仅仅停留在书中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人们通过读书,对书中的思想汲取、精神汲取、知识汲取,使人的气质得到熏陶,精神世界得到升华。腹有诗书气自华,这种气,是博览群书后溢于胸、表于外的书香之气。香可释放,书香也可释放,更浸润人生、沉淀岁月。缕缕书香的燃放是外化于形的过程,是内存于心的知识与涵养外化为人们的言谈举止,是一个地方在绵延的历史中所凝结的民风民俗,是一座建筑内依然飘逸的人文气息。我爱去三坊七巷,觉得走进三坊七巷,就仿佛感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书香气。走进林觉民故居,读着那封《与妻书》,我依然觉得字里行间透着的悠悠书香。我曾去了文天祥的故乡江西吉安,读着他的诗作,瞻仰他的塑像,他的凛然正气中散发着一种浓郁的书香之气,可以感受他的天地精神。

  书香之香,是一种正气之香,这种正气,是气节之气,不是所有读书人都可以享有“书香”之称谓的。秦桧是读书人,没有人说他有书香之气;和珅也是读书人,同样也没有人称他是书香之人。在书法界,有书品即人品之说,人品不好,也不看好他的书品。宋时蔡京的字不可谓不好,但是,因为是奸臣,被逐出“四大家”之列。反之,人们从屈原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笃行精神,从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和朱自清不领美国面粉的气节中,感受到他们身上洋溢着书香之气。思此可见,气节,是书香之魂,失气节者失书香。当然,知书达理,书香之香,还散发着中华礼仪、中华孝道之香。

  山野乡村之中有书香。曾经到屏南的际头村,读到镶嵌在窗上的“养生谷为宝,继世书留香”、“四壁书声人静后,一帘花影月初明”。这些诗句非常生动地描绘了物质食粮与精神食粮的关系,让人吮吸到了稻香与书香的交融后散发出的清香。也曾到了寿宁的西浦村,它享有“状元故里”之美誉,横跨溪流的“状元廊”,似乎依然散发着书香之气。还曾到过福安的廉村,这里诞生过“八闽第一进士”,伫立陈家祠堂前,欣赏“世德作求”四个字,能够清晰地感应到曾居于此的村民的精神追求。反观如今,有些人,书房装点着不可谓不显古色韵味,书架上不可谓缺少经典名著,然而,交谈之间,却感到少了书香之气。拥有书却不读书,书香不存;不拥有书而读书,依然可以让书香四溢。

  “花香不及书香远”,可见,书香在人们心中的位置有多高,它既与众香并列于香之中,又高于众香,更为人们所喜爱。花有千万,香味不同,但不管怎样,人们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到每一种花所独有的芳香。那书香又是一种怎样的味呢?书香既有味也无味。书香有味,辽阔中国,民族不同,尚学之风相同,然习性与风俗习惯又各具差异,让书香之香也充满着浓郁的地方特色、民族风味。有如福州在传承中,孕育了“闽都文化”,吉安在传承中,产生了“庐陵文化”,岳麓书院逐步演变成为湖湘文化的源泉。

  书香之香,不止于我们可以触摸、阅读到的书本,更可以延伸为文化。书香,其实就是文化之香,涵养着人们的精神家园。这种香的极品,是中华文化之香,是民族代代相传、生生不息的脉。

  我一点也不质疑大妈的良好用心,绝对是奔着“爱国爱家保卫青少年”的崇高目标去的,我也不怀疑现在某些地方举行的性文化节陷入“有性无文化”的尴尬境地,但我没法因大妈用意崇高而盲目地支持站不住脚的论点及论据。

  来自河北秦皇岛的副处级干部马超群,同样以1.2个亿的贪腐数据惊掉世人眼镜。而更奇葩的是,他也没多少权力,只是一个管自来水的!用收60块钱自来水的时间,自己家里的钱就能堆到1.2亿,做他这样的官员,还真是一本万利呢。

  “985”和“211”首先是一种身份和血统。前些年,“985”和“211”的高校名额就已经不再扩招,这基本等于这些大学在我国已经确定了“贵族血统”+“世袭罔替”的待遇。只有废除之,我国数千所高校才有可能实现更大意义上的公平发展。

  一个天天在电视上播放皇子为争帝位死掐、妃子争宠互害、学者谈起三国中的阴谋津津乐道的国度,重建信任的难度可以逆料。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old-blagues.com/yunxiangcao/1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