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民间故事——贼仔三立功

  相传在清朝道光年间,安溪县城西街有一条蒲厝巷,住着一位单身汉子,名叫金文俊;因为跑南洋做茶叶生意发了财,到内山娶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名唤肖菊娟,又叫四娘。婚后夫妻恩爱,日子过得像架子上熟透的葡萄——又香又甜,人人羡慕。过了一段时间,金文俊漂洋出海,继续做他的生意,丢下了单身娇妻看守家门。一天傍晚,金文俊欢欢喜喜从南洋回来,谁知天未亮却突然死在床上。隔日黄昏,肖菊娟草草把他收棺出葬了。

  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一时闹得满城风雨,引起四处街谈巷议,胡猜瞎疑。他妻子说:“他当夜回来吃了酒,怕是中酒风,得了绞肠痧死了。”成年男子猜疑说:“新婚夫妻久别相逢,房事过度,怕是中‘色风’死了。”还有人说:“他的妻子行为不正,和人……”

  这事很快传到新上任的县官黄宅中那里,黄大人认为一上任就遇到这样的怪事,又出在县衙所在地,不能坐视不管,应查个水落石出。他一面下令召问肖菊娟,一面令仵作开棺验尸。谁知肖菊娟一口咬定是喝酒猝死,仵作从头到脚查验一遍,也没发现尸体上有一丝刀伤绳痕。这件事也就像上身的虱子,弄得黄宅中坐卧不安,只好把它作为一件疑案搁在心上。

  黄宅中是个信的人,听说安溪城隍很灵验,就到城隍庙里烧香,请求城隍爷托梦指点。果然在当夜梦见一位老者前来对他说:“欲求事明,须向东行。木子主月,一见便明。”黄宅中醒来,决定明日微服东行暗访。

  第二天,黄宅中扮作算命先生,向东走去,沿途暗察细访,不觉到了黄昏。突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大雨倾盆。黄宅中没带雨具,只好跑到路旁一所破屋去避雨。这家里只有一位老眼昏花的老婆子。黄宅中顺口问老婆婆,家中只有你一人?”

  黄宅中暗喜:“叫李青?木子,主月,岂不找着人了吗?”他记得上任不久,就有人告发,城东有一个见鸡捉、见菜摘的贼仔,名叫阿三,化名李青,莫非就是他?黄宅中间:“他哪去了?”老妇人害怕起来:“ 一早就出门,你——你找他……”

  老妇人突然改变态度:“客官,我那个儿子再三交代,屋内不准留人! ”说着忙去找个破斗笠,苦口央求黄宅中赶快离开这里。

  黄宅中不肯走,说:“老婆婆,不要紧,等一下他如果回来,你就说我们是朋友。”

  他母亲小时候曾对阿三讲过她与弟弟中途失散的事,急中生智地说:“他是你的——母舅!”

  老妇人怕出事,忙接上一句:“阿三,还不赶快叫阿舅! ”贼仔三虽然生性火爆,但也懂得点人情世故,暗暗想:“天上天公,地上母舅;是母舅哪能得罪?”连忙赔了笑脸:“阿舅,小甥有眼不识泰山,望恕罪!”

  黄宅中说:“外甥不认识我,不怪,不怪。”贼仔三把“顺手牵羊”捎回来的赃物递给阿母,说阿母,你去杀鸡请阿舅!”

  人不留客天留客,谁知道晚上的雨越下越大,黄宅中只好死心塌地坐下来,见识这个以盗为生的贼仔三。呆了一阵子,鸡熟酒热,阿三热情款待这位刚见面的阿舅。黄宅中见阿三已经相信母舅,诚心诚意地接待他,也就摆出一位长辈的身份,关切地询问:“阿三,你年过三十了,为什么还不娶亲?”

  黄宅中见贼仔三话中有话,故意捅开:“咦,父亲母亲妻子亲,哪有妻子会害死亲夫的?”

  “哎呀,阿舅你有所不知。我们这城内蒲厝巷有一位肖菊娟,私通当店一个奸夫,名叫吴云悌,乘他亲夫酒醉,用竹管装‘青竹丝’,蛇头对准她丈夫的咽喉,蛇尾用烟火一熏,把蛇逼进喉中,硬把那个亲夫咬死! ”贼仔三好酒贪杯,酒兴一来,用筷子当竹管,一边比画一边讲,有声有色。

  贼仔三说:“说来见笑,外甥因为生活所逼,那天晚上听说她丈夫金文俊从南洋赚了一大笔钱回来,就事先躲进屋里,本想趁他们熟睡时偷他一把,谁知却看到她和奸夫在害人。更可恶的是那个奸夫还对肖菊娟说:“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别人统统不知。没想到还有我这个贼仔三知道!”

  阿三说:“我去报案岂不是飞蛾扑火?要是那个县官是一位昏官,奸夫不抓倒抓起我这个贼来,岂不是自己去找死?”他倒想得周全,也说出了真心话。

  黄宅中说:“不会,不会! ”他和贼仔三越谈越投机,直谈到鸡啼天光,才和“姐姐”“外甥”告辞而去。

  黄宅中暗中查到此案,非常欢喜。当天,一面下令仵作再次开棺验尸,在食管中找到了那条还梗在喉底的毒蛇;一面抓了肖菊娟,传见贼仔三。贼仔三一见堂上坐着的那位县官,原来是那天闯进家门和自己住了一晚的“阿舅”,吓得魂魄飞天,瘫倒在地。

  黄宅中笑着说:“‘外甥’,不要怕,你‘阿舅’不是昏官。你帮我破了‘青竹丝’案,我赦你无罪!”

  贼仔三想到话已说出,案情已破,就壮胆作证。肖菊娟见人证物证倶在,无言可辩,只好如实交代和开当店的奸夫吴云悌害死亲夫的经过。

  黄宅中抓到奸夫吴云悌,吴也从实招认。黄宅中当即判肖菊娟和吴云悌死罪。对贼仔三报案有功,除既往不咎外,还把那个当店判给他,劝他弃盗从商务正业。贼仔三再三叩头致谢,表示从今后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old-blagues.com/yunxiangcao/1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