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年华_带着

  喜欢书香这两个字,总觉得淡雅得很。某日,在朋友圈询问买书事宜,有朋友建议买电子书,不然携带太费事。我却认为,电子书少了墨香,更少了书香。

  其实,所谓的书香,原本是指一种特别的芸香草,此草有一种清香味,古人喜欢把它夹在书籍中,以防虫蛀。更使人喜欢的是,打开书,一股清香之气扑面而来,袅袅围绕。于是,在此香中读书,便多了几分情致。

  古人是最雅致的,时常是“侍女焚香,聊自煎茶”,再有书相伴,便是心旷神怡。陆游写道,“欲知白日飞升法,尽在焚香听雨中”,而这还是含蓄的说法。在《增广贤文》中写的,“家熟不如国熟,花香不及书香”,更是直白地用书香把花香给比了下去。可见古人对书有多看重。寒门学子苦读十年,除了为仕途,难道不是为一颗书香的心?

  红尘滚滚,时光匆匆,千古流年。书香是踏着岁月的风尘而来,带着洇染着炽热的思绪,缓缓而至。依旧温润,依旧香气袭人,依旧装饰着华夏子孙的年华。不离不弃,如影随形,自带着凛然的风骨。

  偶然听到《书香年华》这首歌,在这漫天是歌的世界,它像一股清流滋润了我。那朗朗上口的歌词,那清新动人的音乐,仿佛带着我穿透岁月的长河,来到古人身边,一共焚香品读,把酒言欢。“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歌词中,描绘着一幅柔美画卷。“朗朗书声如春风,拂过千年时空,少年啊,壮志在胸,赋首词让人感动。”当唱到这里,心头涌起冲动的血液,仿佛看到千年前,学子们正襟危坐,神情恭敬地朗读诗文。白发雪须的先生正摇头晃脑,闭着眼念书。有书香伴随的年华,是如此珍贵华美。

  年少时,母亲爱种花,院子里一到花期便争奇斗艳,而父亲喜欢书香。时常是在书房中焚一支香,打开窗,正对着母亲那一簇簇锦绣花团。父亲怡然地靠窗而坐,手执书一本。而我,跑到院子里摘上几朵花,举着送到父亲跟前,说:“爸爸,你闻闻,这花好香。”父亲便一把抱起我,坐到他腿上,举着面前的书说:“我有书香,你闻闻。”我笑着跳下来跑开了。在我的记忆中,父亲的书香和母亲的花香相得益彰。

  多年后,我外出读书,带着一箱的书。我继承的是父亲的书香,于我而言,书香是我生命中必不可缺的伴侣。我的书香年华,是我一生的珍宝,无论过去多少年,不曾失掉半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old-blagues.com/yunxiangcao/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