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张轶超,曾是复旦哲学系一名普通学生,因为一次校园报纸的采访,他遇到了一群农民工子弟,从此他的生活中再也无法抹去那群孩子的身影。

  最初走进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志愿者,按照张轶超的话说,还都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详细]

  现在回忆起最初的经历,张轶超说,其实那时候的他们,并无目标,只是想单纯地做点事情。[详细]

  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的张轶超,现在成了一名小学教师。他认为这样才能真正改变孩子的思维。[详细]

  “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有预料到,我的生活中从此再也无法抹去那些农民工子弟的身影,而且甚至可能伴随终生。”在张轶超的“久牵日志”里,有这样一段文字。

  “作为志愿者,我们不是要给他们一条光明的前途,我们提供给他们的,只是比目前更多的可能性,做总比不做好,但路是要靠他们自己走的。”对于自己的追求,张轶超这样说。

  “至于我坚持的动力,我想是看到那些孩子的成长吧,无论如何,他们确实多少受了我们的影响。”这是张轶超和朋友在网上聊天所写的记录。

  张轶超说,他通过做这件事知道了自己的事业是教育。知道自己适合教书,喜欢教书,容易得到孩子们的信任,而且永远不会感到厌烦。这一切自我认识和自我实现都是从农民工子弟开始的,所以他感谢那些帮助我找到了自己的孩子们。

  “久牵”开设了10多门课,主要为10-16岁在沪农民工子女免费开设音乐、美术、电脑、英语、自然、科学等课程,这些课往往因受民工子弟学校条件限制而不能正常开设。[详细]

  久牵有一支叫“放牛班的孩子”合唱队,这是全国第一支由农民工子女组成的合唱队。今年1月23日,在东方卫视春晚上,这些外来娃们与姚明共唱了一首《快乐相随》。[详细]

  2002年,研究生毕业的张轶超,决定组织有意向的同学到农民工子弟学校支教。在一位台商资助下,他们在“久牵公寓”小区租了一套房子,给这些孩子开设免费课程。[详细]

  张轶超说,父母现在最怕听到亲戚朋友问他的情况,在普通人看来,他的行为纯属不务正业,他主要收入来源,是金桥一所民办学校兼职所拿的3000多元薪水。[详细]

  留学,在这个年代并不稀奇,但对王新月却意义非凡:她来自外来务工者家庭,之前就读于上海一个职业高中,能够预想的未来,大概只是成为一位普通的打工妹。而现在,她成了UWC在中国招生以来,第一个获得其全额奖学金的打工子弟。

  来自安徽农村,父亲在工地干活,母亲做保姆;8岁随父母来上海后,换过无数的学校,搬过“数不清”的家;参加过各类针对打工子弟的志愿者服务,参加过多次到中国乡村的调研,参加过远赴江西的支教活动……因为在“久牵”,王新月的简历写的丰富多彩。

  2011年8月,“久牵”已有5个孩子打算申请联合世界学院,王新月的弟弟王泽方也提交了申请,比起姐姐来,他的英语更好,参加过比王新月更多的社会实践活动。在明年1月递交申请之前,他也准备“对自己狠一点”,“突击”出个优秀的托福成绩来。

  获全奖出国留学的梦想,对“久牵”的孩子来说,其重要程度可想而知,一旦“出国梦”破裂,那些失落的孩子们也许将无法快速“降下身段”,从事一份普通的工作。可在王新月看来,这梦想并不是被“给予”的,而是一直存在于心中的“到更广阔的世界看看”。

  支持张轶超!让世界更美好!让世界充满正面能量的团体!让农民工子弟拥有不一样的未来!

  每个人都在做志愿者,但是能像你这样坚持这么多年的很少。支持你,农民工子弟的未来其实是中国未来社会稳定的根源。

  教育公平应该支持,农民工子弟应该鼓励,张轶超的努力不仅仅是让孩子们看到了更多的未来,也让我们所有人看到了农民工子弟的未来其实可以更加美好。

  10年了,张轶超从大学毕业至今单身,不容易,为了给孩子们一样的天空,他放弃了很多。

  教育资源匮乏是卡在农民工子弟未来之路前的一道屏障,张轶超用自己的努力给这道屏障打开了一个窗口,虽然小,但也足以让孩子们看到希望。

  你的自尊心要求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能够得到同等的教育机会,从而你可以和他们进行公平的竞争,世界本该就是这个样子!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old-blagues.com/yunxiangcao/316.html